| 网站首页 | 伟德国际娱乐 | 学校概况 | 教育教学 | 对外交流 | 图片中心 | 招生专栏 | 党建工作 | 家长学校 | 
最新公告:

  没有公告

您现在的位置: 济南稼轩学校 >> 教育教学 >> 教师论坛 >> 正文
专题栏目
更多内容
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
相关文章
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…
更多内容
[组图]李婷婷:教师的“唯心”论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【稼轩师者】李婷婷:教师的“唯心”论
作者:李婷婷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596 更新时间:2017-9-20 8:46:37

教师的“唯心论”

李婷婷

 

       有人说,人生就是一场没有尽头的修行。教师的职业人生更应当是一场修行,一场“飞升上神”的修行。修行的“秘籍”是“教师职业的‘唯心论’”。

       这个“唯心”,并不是“主观唯心主义”那个“唯心”,不属于哲学范畴,而纯粹是取其字面意思,可以解释为“唯有用心”、“唯用真心”。

       做教师,是格外需要一种情怀来做支撑的。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有一句名言: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棵草去。”我现在还没有修炼到完全“不带半棵草去”的境界,那是上神的境界。但是“捧着一颗心来”我自认为自己还是做到了。这一颗心,我认为至少应该包含相辅相成的三个方面:一是做工作的用心,二是为学生的真心,三是不断学习提高自己的进取心。



      必须要首先讲的是做工作的用心。从参加工作至今已过去了十年的漫长岁月,工作用心是我一直秉持的最基本的原则。

 

       有一个孩子私下里悄悄对我说:“老师,我们都觉得你讲的课我们听不懂,本来没讲的时候课文里写了什么也挺明白的,听完了课之后就不明白了。”我就傻眼了。怎么会呢?

       刚走上工作岗位的那一年,我怀着一腔热血走上了三尺讲台。但初来乍到的我,就像一个没头苍蝇,并不真正知道作为一个语文老师,应该教什么,该怎么教。上课基本就是我一直在讲,讲我对语言的喜爱,对文学的理解。



       印象最深的是讲朱自清的《春》。《春》是朱自清的经典散文,写景抒情散文的典范。我兴冲冲地将一篇文章仔仔细细分析了个透,每一句每一段都做了极为详尽的赏析,然后还做了课件,每一页幻灯片都密密麻麻,这个词怎么好,那一句怎么妙,这段内容这么安排有什么用意等等等等,巨细无遗,都怼在上头,不可谓不用心。但是课上完,有一个孩子私下里悄悄对我说:“老师,我们都觉得你讲的课我们听不懂,本来没讲的时候课文里写了什么也挺明白的,听完了课之后就不明白了。”我就傻眼了。怎么会呢?我觉得我分析得挺全面挺透彻的了。



       完全没意识到,我给他分析得越全面越透彻,越坏事。即便我准备得相当用心,恨不能把每一字每一句都拆开了嚼碎了,告诉学生,你看语言文字是多么奇妙,多么美,人的想象与思索多么有灵性。但是,完全不对。那不该是老师灌输的,而该是学生自己去体验去感受的东西。对于一篇文章,该讲什么,讲多少,教什么,教多少,怎么讲怎么教,学生应该干什么,只是听你口若悬河地灌输吗?完全不懂考虑。而且,光注重讲课文了,字词基础也不大注重落实,阅读理解的方法、门径也不懂得去指导。成绩可想而知的差。

       稼轩有一个很好的教研传统,听课评课活动很多,注重新老师的培养。这是特别好的一件事,但是不幸遇上了我这种榆木疙瘩。那一年里听课本也记了两三本,但始终也没能走出迷雾。课堂、教学、考试,许多最基本最核心的概念没有,就不得其门而入。而且自己不懂,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问人,甚至都不知道从何问起。



      教什么,讲什么,怎么讲怎么教,也就是教学重点在哪,难点在哪,怎么突破?还有学生是干嘛来的?老师需要学生怎么学,学生大致能学到什么程度?这些才是需要备的东西。

 

       第一年的工作,就在找不着北的沮丧中度过了。然后进入第二阶段,也是我的第一个三年(从初一教到初三,完整地完成一个初中学段的教学工作)。这一阶段自我感觉是我进步最大的一个阶段,相当于从一穷二白到万元户的转变了。

       我留任初一,新的语文组里,首先有组长李海霞老师。李老师是非常非常非常认真的一个人,教学功底扎实,工作严谨细致,大家有目共睹。她对我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,从课堂教学到工作的方式方法到生活态度,教会了我很多很多东西。再就是赵学东老师。他是极有工作热情的一个人,非常重视语文课堂教学的建设,对教研活动要求严格。他评课向来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,语文要教什么,语文课堂应该是什么样的,比如这堂课,我应当怎么落实这些教学思想等等,深入浅出评的很细致。还有我当时的师傅,孙海波老师。孙老师特别有想法,教学灵感从来不会枯竭,课堂思路往往推陈出新,课堂上激情四射,神采飞扬,非常有魅力。当然还有许多老师,就不一一列举,他们都是我前进的动力和榜样,并且真正是,帮助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让我渐渐的领悟到一些东西。



       比如,教师的本分首先是教知识,授业解惑嘛。教知识的主要阵地在课堂,所以课堂教学,是工作的最重要部分。在这一部分上,工作的用心,不仅仅在于你备一堂课备的多么仔细认真,更在于你是否知道,一堂课到底需要备什么。教什么,讲什么,怎么讲怎么教,也就是教学重点在哪,难点在哪,怎么突破?还有学生是干嘛来的?老师需要学生怎么学,学生大致能学到什么程度?这些才是需要备的东西。教什么,要根据这篇文章的内容,结合一单元,甚至一学期的教学内容来定,不求面面俱到,但求一课一得,不贪多,贪多嚼不烂。讲什么,是根据学生会什么来定。所谓不愤,不启;不悱,不发。学生会的不讲,没必要讲;讲了也不会的,比如超纲了,或者超出他的认知水平了,也最好不讲,讲了白讲,而且容易越讲越糊涂。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   总之,这一阶段,高频的被听评课终于把我从水深火热之中拎出来了。而且,大概因为适应了工作环境和生活节奏的缘故,没了第一年的战战兢兢,耳也聪了目也明了,不懂的也知道问了。也是一大进步。



       犹记得,初二上半年,我准备了一堂课,跟外校老师交流。带队的是他们的校长,语文特级教师毕淑娟。她也带来了一堂课,讲高尔基的《海燕》,从老师到学生都非常有激情,学生自然是被老师带动的。我讲的是朱自清的《背影》。讲之前,因为时间关系,备课、听课、评课的活动大概是磨了两轮。然后,活动中,得到了很大的肯定和赞扬。毕淑娟老师了解到我那时是工作的第三年,连说很难得。其实我那堂课绝对谈不上多好,课堂的掌控,引导时机的把握等等,许多方面都有欠缺。但在那次活动中,我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。我记得当时,张同敏老师说,婷婷变化真的是太大了,进步太大了。真的,这句话让我欢欣鼓舞,感动非常。



      学生都很精明,他们看出你准备不足,然后就会偷笑。我不想看到学生这类意味深长的笑。老师必须得站稳讲台,有笃定的气场,否则学生不会服你。

 

       说到这,就不得不说说备课。要讲好一堂课,首先必须得把课备好。备课怎么备呢?我时常记起海霞老师评价郭红备课之精细的话来。她说:人家郭红是怎么备课的?害怕课上话不赶趟,就把要说的话,要引用的资料一句一句都写下来,背过,再根据课堂实际,准确地用上。然后,我就学到了这个方法。我想,课堂流程要流畅,课堂生成要自然,课堂重难点要明确突出,语言要精彩凝练,当前阶段我是做不到的,所以必须用这种方式来增加积累。这样,就确立了我备课的一般思路。



       备课前,照例还是先将课文逐字逐句鉴赏分析过一遍,将文本解读通透了,才好找出切入点,并一步步梳理出课堂教学思路。每一个教学环节应该设置什么问题,环节之间如何过渡,学生的学习活动如何开展,预设的问题提出来,学生可能会作出哪些回答,针对每一种回答,教师可以如何点评,如何引导,把每一种情况尽可能多地设想周全,然后都写在备课本上。写好了,先看着备课本将课准备一遍,再拿着课本演练一遍,一些重要的内容在课本上也写一写,最后再对着课件,将课从头到尾再备一遍。从写备课到备课完成,起码四遍过后,这堂课才基本熟悉了。从那时到现在,一直如此。没经过几遍细致的备课,站在讲台上我会发虚,嘴皮子就容易打架,失误就会增多。学生都很精明,他们看出你准备不足,然后就会偷笑。我不想看到学生这类意味深长的笑。老师必须得站稳讲台,有笃定的气场,否则学生不会服你。如果不能获得学生的认同和信服,那你教他啥都白搭,他不会听,更不会按你的思路和要求去做。现在,就算并不要求写详案了,只要是要求精读精讲的课文,我的备课纸上也是详尽到每一句话的,书上更是写得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   备课是这样,听课也是一样的路子。就是把执教老师的每一个环节设计每一句话,包括设问、引导、评价、总结等等都记录下来,差不多就是个课堂实录。梳理清爽各个教学环节,有时候还要标注每个环节所用的时间,同时思考问题设计、目标完成、教师语言、课堂评价与引导等各方面的得失。出彩的地方打个星号,觉得不太好的地方用红笔划出来,旁边做批注说明。最主要是观照自己的课堂教学,我会怎么处理,又或者我可以学到什么,我的不足在哪里。每听一课,写两张纸算少的,最多时写了6张听课纸。



       我说:“对!你想想吧,你虽然是水,却不是我曾经的沧海;你虽然是云,却不及我巫山上的风采;你虽然是鸭蛋,却不是我家乡的鸭蛋,更没有我深沉的爱恋。这是多纯粹的情感啊!”

       这样的备课听课方式坚持下来,我觉得自己在课堂掌控、引导和学生评价方面,有了很大的进步。现在,有时备课的时候没有预想周全的地方,课堂上也可以比较自如的应对,课堂语言也渐渐灵活。

       记得有一堂课讲汪曾祺的《端午的鸭蛋》,李洪峰老师去听课。有一环节是品味汪曾祺散文的语言特色。文中汪曾祺赞美家乡高邮的鸭蛋好,是这样写的:“高邮的咸鸭蛋,确实是好。我走的地方不少,所食鸭蛋多矣,但和我家乡的完全不能相比!曾经沧海难为水,他乡咸鸭蛋,我实在瞧不上。”有一个学生注意到了语言文白混用,古诗文引用与大白话交叉错杂的有趣现象。他说:“‘曾经沧海难为水’是一句诗,读起来是很典雅很深沉的,但接下来一句大白话‘他乡咸鸭蛋,我实在瞧不上’,表达非常直率有趣,让人感觉汪曾祺像个小孩一样。”学生感觉很敏锐,他讲的其实已经非常好,但是对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的含义并没有理解,语言的趣味体会出来了,情味却还差一点。于是我补充了这句诗的出处:“‘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’是元稹的《离思》中的名句,意思是看过沧海之后,别处的水也算不上是水,见过巫山的云雾,别处的云也不算是云了。再难以入眼的意思。往往用来表达对爱情的忠贞,说明非伊莫属,爱不另与。”

       我接着问:“作者引用这样一句诗是想表达什么意思?”学生就说了,表达作者对家乡咸鸭蛋的喜爱,对家乡的热爱。我说:“对!你想想吧,你虽然是水,却不是我曾经的沧海;你虽然是云,却不及我巫山上的风采;你虽然是鸭蛋,却不是我家乡的鸭蛋,更没有我深沉的爱恋。这是多纯粹的情感啊!”学生听我说的还挺押韵都笑了。



       这段话是课堂上临时想到的,并没有准备过,但却引发了学生研读的兴趣,将课文该节内容反复朗读了两三遍。课后李老师说:“你现在这个课堂语言很出彩,信手拈来啊。”当时也有些得意,事后就把课上说的话原原本本写在课本上了。

 

      其实万事抬不过“用心”二字,工作如此,教学生学习也如此。



       课堂教学方面有了一点进步,但教学成绩还不咋地,主要是对整体教学的重点把握不清晰,对考试考什么,题型都有哪一些,有什么应考技巧规律可循,怎样将考试内容与教学内容有机结合等等问题,缺乏系统而准确的认知。时间很快到了一零年。第一年教初三,压力很大。那时候我还是大龄剩女一枚,学校位置又偏僻,有钱也没地花去,下了班实在没有什么好的消遣,于是大多数时间就都待在办公室里。然后就很自然地,时常找语文学科比较薄弱的学生辅导。有时候检查基础知识的掌握,有时候讲讲阅读题,学生上晚自习的时间就看《五年真题三年模拟》之类的中考资料,再根据平时上课的讲解,梳理跟考试相关的知识体系。我喜欢手写,用打印的时候印错了拿回来的A4纸的背面写,写完回顾一遍,有遗漏就添添补补,然后再写一遍。我脑子比较笨,不写几遍我记不住。我现在也还经常这样做,也教学生(尤其初三阶段的学生)这样做。我常对学生说:“你脑子里面得有考试相关的知识体系,对考试考什么都门儿清,这才算是在应考。”其实万事抬不过“用心”二字,工作如此,教学生学习也如此。



       再就是做复习资料。学校一贯要求,发给学生的复习资料、习题,必须是经过老师精心挑选、组织的,且最好是原创。那一年初三,在海霞老师的带领下,我们编写了《现代文阅读理解专项突破》,一本书,一百多页。我当时分到的任务是说明文首段和标题的作用专题。所有内容加起来,我做了整整27页。因为做的是阅读理解资料,无论是真题还是典型题练习,必须得有选文。选文占了70%的篇幅,剩下的内容,包括中考真题解析、阅读方法指导、答题步骤归纳等等,都是我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学生的实际学习状况,自己组织了,然后一个字一个字敲上电脑的。做好之后交给李老师,结果因为内容太多题也太多,超过预期,又给压缩了,砍掉不少。以后每一年的初三复习,《现代文阅读理解专项突破》都是必备。根据题型变动,有些内容会有改动。今年的初三二轮复习阶段照例做了这项工作。我的任务是记叙文散文整体感知主旨探究。我没有完全沿用原来的资料,去掉了不太实用的部分,又增加了一些新的经验。我认为,做这些资料的目的就是指导学生考试、答题,那么,针对这一批学生,我们平时是怎么教他们的,往往强调哪些内容,学生往往在哪些地方理解不到位,哪些方法他们还没掌握到,我们的理解也有了哪些改进,总会有差异。所以给学生的资料必须得有针对性,得有变化,否则就会出现:哎,这个题老师平时都是这样讲的,结果这个资料上却是那样说的,学生就混乱了。不断发展改进,这也是工作的用心。



结语:

       努力的人终是幸运的。经过这三年的教学实践,再站在讲台上,明显感觉自己有气场了。同时,我也由衷感激,能跟许多非常专业又非常敬业的老师共事是我的福气。

   我一直认为,用心,是做好一切工作的大前提。既然做了这一行,那就不能随随便便地做,不能敷衍潦草地做,必得竭尽全力用心做,往好了做——这就是用心做工作。而且,只有用心了,你才能发现自己力不从心,自己还有很多不足,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、改进,从而敦促自己不断学习、不断进步、不断成长。

   清代文学家蒲松龄曾在文中写道:“性痴,则其志凝。书痴者文必工,艺痴者技必良。”工作上的用心其实也是一种痴心,有痴心者,志虑忠纯,方可做出成绩,方才得一番始终。谨以此言,勉励我用心走完未来的教育路途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/李婷婷     编辑整理/刘振华

教育教学录入:陈伟    责任编辑:陈伟 
  • 上一篇教育教学:

  • 下一篇教育教学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

    COPYRIGHT(C)伟德亚洲官网版权所有
    地址:济南市历城区董家843号
    乘车:洪家楼乘10路(王辛支线)或 公交k910
    邮箱:sdjnjxzx@126.com
    联系电话:(0531)88722886
    建议使用IE8以上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:1024*768